陸坡影評:【抓狂美術館The Square】踏入踏出的方框政治政治

原文出處:【LUPO ALL COMMENT】

要多正確,社會要多假掰
我們相信社會上有同等的權利和義務,卻總會在後面加上一句「但是」,例如同性戀可以結婚「但是」不能納入民法;女生當然可以穿很露「但是」就不要怪會遇上好色之徒。故因為社會中許多議題總是有爭議性,漸漸的延伸出傾向中立,不表達意見等的安全圈。


獲得各界大導演與評論者大為讚賞的《抓狂美術館》,是一部有著諷刺與高度幽默的喜劇電影,故事描敘當代美術館的館長克里斯欽將為即將開幕的新展覽思考可以貼近年輕與群眾的宣傳性,卻在某天上班的途中背人扒去錢包手機,而導致一連串蝴蝶效應,事件接踵而來讓他應接不暇,而這場藝術展覽的開場能否圓滿的吸引眾人目光?天知道。

《抓狂美術館》片長不短兩個小時半,是一部雖然敘述各種令人傻眼和莫名的片段,卻會在片後引人省思的電影。雖然看似不相干,但幾乎所有的事件都與主角克里斯欽主導的美術館展出的「廣場」有所關聯,電影用了各種隱喻暗喻的方式去表達當代社會中人們最多的政治選擇,也是無端被綁架思考思考的一種默許,從階級、對話、行為到事件的發生始末,觀眾都可以發現我們所處的世界不管是藝術、商業、生活都脫離不了「政治正確」的立場。

避免冒犯部分群體弱勢和不同政見之人,多半的人會採取「政治正確」的立場,也就是因為我們知道這件事情絕大的觀點與立場甚至言語用詞和行為舉止,怎麼合乎大眾的需求而不讓麻煩纏身,而採取正確性。這就是「政治正確」的人,而有趣的是「政治正確」其實是一種很弔詭與矛盾的所在,因為它限制人們因為配合群體而失去表達自我政治意見的立場,故有些群體認為「政治正確」雖說是正確,其實是最「政治不正確」的方式。

電影《抓狂美術館》所展現的正是這種在當今社會下不斷出現的「政治正確」綁架人們獨立思考議題的詭異風氣,當丞相起風抓住群眾某些觀點的認同點,就進入了以大眾為主群聚立場,造成擴散與盲從作用。這點透過《抓狂美術館》強烈的電影風格表現出來,像是宴會上的藝術家表演;主角找尋偷竊財物的兇手,甚至在美術館的記者會上,我們都可以看見「政治正確」的身影,當一人興起引發它人共鳴,便形成政治圈,而就形成「廣場」。

「廣場是信任與關懷的殿堂,在裡頭,我們有同樣的義務與權力。」這是《抓狂美術館》電影中美術館所展出的「廣場」的核心價值,而在真正的廣場上人們卻背道而行,但在廣場內卻捐款弱勢和為弱勢族群發聲,對比下來莫大的諷刺,最了解社會文化與世界的社會菁英份子,不管是藝術家或是美術館館長還是政商名流在他們的生活文化中都知道「廣場」的核心價值,卻永遠在自我的「廣場」方框裏頭不願踏入其他廣場,接出方框外的人群。

但更諷刺的是這的確符合「廣場」的本質,一句廣場內是信任與關懷的殿堂,在裡頭,我們有同樣的義務與權力。就只侷限於「一個廣場」,也是我們的舒適圈生活圈,知識份子永遠止與知識份子,它們都在「方框」的表面上彼此信任與關懷,而有著屬於自我的「政治正確」。《抓狂美術館》電影點出了這點,當廣場成為了一個有範圍的框架,框架內的生活在如何正確都是絕對,因為我們走不出這名為「廣場」的方框,對於未能見過的廣場風景,只能霧裡看花。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