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勒熊影評:【大佛普拉斯The Great Buddha+】PART3最終章-專訪黃信堯


今天20180118星期四跟大佛導演黃信堯相約在一個我從沒去過的地方:剝皮寮市場內的新富町文化市場U-mkt「明日咖啡」,咖啡廳位置鬧中取靜,裡面還有展覽與一些當地文化的展示。


阿堯導演本人一如我預期的誠懇靦腆,我事先沒告知要拍攝影片,他仍是配合,非常感謝他,不過最終導演不希望影片流出,所以才有這篇文字稿,但也算不無小補,讓大家過過乾癮,導演個人的魅力與風采你們就用力想像吧!

大家很關心導演的近況,他目前手上已經有兩部正在進行的紀錄片,然後先前還去歐洲拍了相關素材,在之後作品裡當可見識到。

大佛(短片)的緣起,是導演對社會的觀察,他對於群眾運動(譬如反核)的反思,而真正中下階層的生活其實根本沒獲得任何的改善。偶然機緣下聽到租漫畫的人與老闆的對談,三本十八元的小說租金,居然是那一個人考慮再三才能有的消費,這樣的人,會去參加群眾運動的可能性極低,是因為他連基本生活要求都做不到,這些生活苦悶的人,在生了病的社會裡佔了什麼位置?這些人沒有反抗的力氣!導演舉例一顆10元的跟有機標50元的高麗菜,一般人會選10元,但明明知道自己可能會慢性死亡…..,但對經濟困頓的人,「選擇」,是更加殘酷的事。

假設反核成功之後,電費漲,老闆工廠裁員,規定你只能上四天班,把正職改成打工,到頭來吃虧的永遠是做工的人?!我回應導演前兩天在廁所猝死的基隆客運司機的狀況….!導演再提到他去桃園銅像工廠看到一尊三層樓高的三太子銅像時第一個反應:「裡面不知道裝什麼也沒人知道!!」,再由神明的崇高(導演觀察台灣近十年來到處增加了很多站在屋頂上面超大尊的神佛像),與不可質疑,衍生到社會上不可被動搖與質疑的(憲法、司法、政府、專家學者……)東西,頂新、胖達人、油品、食安…..,權威的象徵反過來是威權,我們到底應該相信什麼?

2013年導演發生一樁車禍,對方無照沒戴安全帽,導演發現自己應該保護自己買了行車紀錄器,鄉下地方唯一能佐證的東西,再從行車紀錄器的內外反應,形成了兩個世界,車內評論者,產生影音分離的狀況(影像與聲音究竟那個比較真實)。這也讓導演找到了表現以及後設的趣味。

再來,導演在尋找被攝的大佛中間,接觸到吳進生佛像公司,偶然發現工廠一角的釋迦牟尼佛像,就決定以該尊佛像為拍攝的對象,然後導演解答工廠裡的佛像與結局的體育館內大佛是同一尊,只是重新描繪(因為的確前後差很多)!

導演解答時間:林美秀就是代表很多團體裡喜歡出頭發號司令的人,「挾師父以令諸侯」,導演雖沒有原型,但其實團體裡這類人相當多。電影裡沒有十足十的壞人也沒有完全的好人,戴立忍將葉女士載回工廠那場戲,從一開始就沒有狠下毒手,到後來拍攝多次,最終取打斷佛手的那場,然後賓士鈑金很厚,所以儘管葉女士被抓起來撞賓士車,鈑金的確絲毫未傷。戴立忍絕對沒有真的禿頭那頂假髮跟禿頭都是美術做的特效,請大家務必相信(笑)。

角色的部份,菜埔跟肚財兩個人非常的來電有火花,導演拍攝時捨棄事先排演,而讓演員有機會去發揮,所以最終的成果,也可說是集體創作的結果,戴立忍邊打人邊護假髮的動作,是他作為專業演員表演的一環,然後戲份雖不是最多,但戴立忍的凱文是有決定性的主角的地位(他是颱風眼)。

有關女性地位的問題,導演一開始劇本就有自覺的表示可能引起女性主義者的抗議,但其實他的目標是表現現實的狀況。而且果不其然,除了罵人周旋,凱文在戲中幾乎宛如行走的性器官那般,正是他掩飾也好,被壓抑到極致之後的發洩,凱文與Gucci的車震戲,凱文整個人被擠壓到畫面左下角的尷尬,不論表情與其他的呈現,在在表現了凱文的困境。凱文基本上就是一個為了作生意什麼都可以賣的人(大驚,哈哈)!

小叔就是未來的菜埔,釋迦也可能是未來的他們。

顏色的設計就是為了將觀眾一再的推出銀幕外,一如旁白的作用,當然也產生很多後設的趣味,但最後一場戲要讓觀眾陷入思惟的情境,所以有魔幻場景與一片黑但獨留敲擊聲的設計。

然後我跟導演提到其實他拍了颱風後吳進生佛像工廠的景像,恰恰表現了佛法的成住壞空,是真正表達了佛教的思想與義理。

大家想知道的一些結局,其實就是刻意的留白,我覺得挺好的,然後感覺我還是很多沒問到。但整個拍攝過程是非常有機的創作,連挾娃娃的部份也是導演個人喜好的投射(卡哇一)。

XD。

DVD即將上市敬請期待與支持。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