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背山–藏不住的距離

是一個眼神,道別的眼神。這部電影在這一刻,鮮活了起來。
傑克吉倫霍跟希斯萊傑最後一次見面,傑克再次提出想要共同生活的理想,但卻也再次被希斯萊傑拒絕。他們只能道別,回到各自的生活去。李安在這個時候,穿插進來一個小片段,同樣是道別的場面,但場景卻是斷臂山,傑克吉倫霍跟希斯萊傑在火堆前短暫的相擁後,希斯萊傑騎著馬離去,而鏡頭從年輕傑克的眼神切換回20年後的傑克。這是李安駕馭小說之上的神來之筆,他用視覺,明白告訴觀眾,這兩個相愛的人,已經歷經了20個年頭,那個凝視的眼神,本來該是堅定,卻在20年後,多了許多的無奈與不確定。
距離,是電影的主題。主角之間,總是充滿著距離。第一次見面,兩個人各站一方,沒有交談,也沒有互動;在斷臂山上,一個在山頭牧羊,一個在山下守候;一個看著山下的火光、另一個,則看著山上的羊群。
當兩個人的距離好不容易打破,山上的羊卻死於非命。隱喻著未來悲劇的發生。
接著,希斯萊傑和家人去看煙火,卻和兩個醉漢起了衝突,他和他家人之間,也是距離,銀幕上,他一個人站在前面,而他的家人,全部都隱身在背後。這是電影另外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場面。也暗示著主角的疏離。
當希斯萊傑的太太發現她的丈夫是同志時,她躲在房裡,望著窗外兩個大男人離去,屋內與屋外,無一不是距離的展現。(這段戲和喜宴裡面,媽媽發現兒子是同志,在房裡崩潰,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就連傑克和他的太太之間,也是充滿距離,一個在窗外賣車,另一個在屋內算錢。兩人貌合神離,即使處在同一個屋簷下,心裡面的距離,卻有十萬八千里遠。
李安,利用遠近,來表現人物主角之間的張力,兩位主角多年後再見面,就是一個難以割捨的擁抱,比對出妻子在屋內的焦躁與不安,短短幾個鏡頭,說盡了彼此在心中的份量與地位。所以,當希斯萊傑發現他和傑克的襯衫,掛在同一個衣架上時,他的感動是可以想見的,原來,他們可以這麼接近彼此,但卻還是偷偷地藏在角落裡。當希斯萊傑的女兒要求父親出席婚禮時,父女兩同坐在床緣,距離才真正的消失。這不僅是一個父親對家人的補償,也是一個人重新面對生活的展開。
李安的斷臂山,絕對是他從影以來,最精彩的一次演出。他漂亮的說故事技巧,讓劇情不流於浮面。不單只是關照兩位男主角的心裡轉折,同樣側寫主角家人的互動,來表現每個人物在面對這個問題上,所有的不堪與無奈、失落與獲得。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斷臂山,藏著激情、藏著孤單、藏著痛苦、藏著死亡、藏著所有想望的一切。那是人們心中的烏托邦,卻怎麼也回不去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