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No name的慢慢愛

No name,第一張專輯,只出聲不露面。是話題,也讓聽者可以更專注在音樂身上。專輯意外地熱賣。
No name,第二張專輯,露面也出聲。又是話題,聽者終見廬山真面目,對音樂產生好奇,專輯能否熱賣?未知。
買唱片,我有時候喜歡意外的驚喜,每隔一段時間,我會買個幾張沒有聽過名字的歌手回家欣賞,百分之九十,買到的專輯都不會太出色,但那僅有的百分之十的好專輯,卻可以讓自己興奮許多。
No name的專輯,就是在我碰運氣的心態下所買的專輯。對這個聲音,我的第一印象是相當好的,聲音的辨識度高,稍稍沙啞的音色,唱起歌來,分外有魅力;音樂整齊,歌唱技巧高超卻不會流於炫技。聽完專輯,我默默希望這張專輯會獲得迴響。果然,幾個月後,專輯就賣到改版了。
從那之後,我就一直期待No name的新專輯。
大概幾個禮拜前,在MTV頻道上面,聽到No name和齊豫合唱的短訊息,相當清新的編曲,而No name的唱腔,還是這麼叫人佩服。好吧,我已經作好買專輯的打算,即使自己窮的要命,我也非要支持一下。
當唱片上架,我趕第一天跑去買專輯,馬上將唱片放在隨身聽,馬上和著路上的車水馬龍聲聽了起來。
好久不見的郭子貢獻了幾首作品。我對郭子是有期待的,他幫許如芸寫的日光機場曾經是我的愛歌。但這次,他的慢慢愛,只是輕鬆的小品,舒服–卻沒有太多的驚喜。背景的合聲,讓我以為自己在聽教堂唱詩班合唱。
前三首歌,走的路線很安全,通通都是沒有壓力的小品,一首接著一首出現,我都不討厭,但也都不特別喜歡。
一直到第四首歌「起點」,才首次讓我精神集中了一下。我發現自己對吉他聲有莫名的好感,只要是乾淨的吉他配單純的編曲,我都特別喜歡。阿妹的人質如此,斷背山的配樂也是如此。
這首歌是No name自己作詞作曲的作品,相當耐聽,風格讓我想到早期的許如芸或是早期的民歌,流暢的音樂和不慍不火的唱腔,配的恰到好處。
接著,清新的「等待是愛情的一種方式」,淡雅曲風,歌曲不難聽,可是感動也不會滿載,該怎麼說,聽了前五首歌,No name給我的感覺,好像是〝男生版的江美琪〞,就是一流的聲音,但清淡到幾乎沒有個性的音樂,讓人聽過就忘。
接下來的幾首歌,都差不多按照著前面幾首歌的模式走,第八首歌,是另外一首我喜歡的歌曲,又是No name自己作詞作曲的作品,「就算」,鋼琴聲很漂亮,唱的低沈緩慢,他唱起慢歌,水準一流,尤其轉音,咻的唱上去,毫不費力,真是讓人忌妒。
第九首「愛不怕」,又是郭子的作品。我真的想知道,他是不是基督或天主教徒,一開場的管風琴聲,實在太有教堂的聖嚴感了,編曲也是慢慢地從清淡到管弦樂大編曲,外加人聲大合唱,No name也唱的份外激昂,嗯…很難說喜歡,真的,做為福音歌曲或許會大有可為吧…但放在流行專輯中,老覺得有些格格不入。
最後一首歌,就是壓軸的「短訊息」。齊豫幫腔,本身已經話題十足。我相當喜歡這首歌的編曲,No name唱來輕鬆遊刃有餘。整首歌聽來民謠風十足,曲調的聆聽度高,又不會流於俗套。翻開內頁,看作曲者的名字,一堆英文人名,我勒?不會吧?該不會又是翻唱曲吧?我最喜歡的一首歌,又是翻唱歌曲?真的失望勒!
國語專輯的問題,就是〝幾乎〞一聽就感覺歌曲跳出來的作品,都是翻唱曲。國語流行樂壇的創作者,是否該檢討一下,不要一直陷在反覆的老調裡?!
No name是一個會唱歌的歌手,毋庸置疑。聲音辨識度高,聲線也相當的漂亮,這是他該把握的強項。可是,他才出了兩張專輯,卻已經給我些許的不耐煩感,我期待他可以在曲風上有更多的變化,不要一直在安全的情歌世界打轉,也該試著嘗試不同曲風,諸如R&B、民謠、爵士…等,我相信,以他的實力,這些都是可以勝任的類型,也都是值得開發的路線。
加油吧No name,既然露臉了,代表你已經決心要成為一個音樂人。那麼就要唱出屬於自己的東西,別把自己給框住了,別浪費了你天賦的好聲音,你音色裡的溫柔和情緒,都不會過於渲染,這是很難得的。我還是期待你的下一張專輯。

不平的控訴–從北國性騷擾看生活

真實故事改編:當一部電影貼上這個標籤的時候,八九不離十,多少帶有勵志電影的影子。
而這些帶有勵志色彩的影片,又幾乎將焦點放在一個人物身上,藉由他/她的奮鬥過程,轉化成感化觀眾的力量。
這些逆流而上的人、在險境中不肯妥協的人同時激發出,現實生活中抑鬱不得志的我們的感慨,更甚者,或許有人會因為看了影片而更努力地面對生活的困境吧。
北國性騷擾,可以淺看為女性奮鬥史的影片,藉由礦場女工的控訴,表達出女性在社會上的低落,以及自主性的不足;深看,則可擴大為對自身環境裡的不平等現象的反省。
我對於片中莎莉賽隆爭取女性權利的過程,沒有太大的感受,電影雖不難看,但也只是四平八穩的影片,要講女性主義,很多影片都說得比它深入,也說得比它出色。
但我卻對影片中女性同事角色的反應,感到興趣。它讓我看到社會中邪惡滋長或是姑息生存準則之下,所帶來的扭曲。
當莎莉賽隆要求片中女同事一起為她發出不平之聲,大家的反應卻是:這不關我的事,我只想要作好自己份內的工作;或是,妳的出現、妳的反應、妳的抱怨,大大的影響了我們的生計。
是的,壓力。當你站出來,想要替自己還有替跟你有同樣處境的人發聲時,他們還是不願站在背後支持你時,我想大部分的人,就會選擇退卻、退縮吧。
這就是社會,明知道事情不對勁,卻還是要安慰自己,喔,沒事的,沒事的!把自己催眠了,然後再說:明天會更好。
要站在火線上難不難?這是我過去兩天思考的事情。當我前幾天走在捷運的逆流走道上,我覺得,要成為一個走不同方向的人,真難。
同樣地,北國性騷擾的主角,就是一個選擇走在逆流道上的人,她認為該說的事情就該說出來,她挺身為自己的權利奮鬥,卻換來男性同事的攻擊,當男性同事群起攻擊時,身為弱勢族群的她,還得面對來自同樣族群的同事的責備。
沒有退縮的人,就是勇氣。這種人,如果發生在真實生活中,我們會管他們叫:不合群的人。更難聽點,有人會叫他們:料靶子(打小報告的人)。
其實,如果北國性騷擾一片的角色沒有站出來爭取權益,女性在礦工業中依然可以生存,畢竟在她出現前,女性就已經擔任礦工的職務超過10年的時間了。但是,沒有講出來的事情,不代表它就沒有問題。
我想起工作上,業務和設計間的不合理對待,想起組員跟老闆爭取尊重,卻被公司打壓的往事,不禁覺得,人,怎麼都只會欺壓聲音小的人,來獲得自己的滿足?
這個不公平的社會,到最後,就會變成:誰的權力大,誰就是老大!
但權力的大小往往不是事件的主軸,也不是核心。反抗,代表的是不滿,代表的是不能接受。但上頭給的答案卻簡單明瞭,但又迂腐的可以:要不辭職,要不閉嘴。
北國性騷擾的例子,不光是女性在職場上的被壓迫,這是一部社會現象的縮影: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有權力的人,就可以是欺壓者;沒有權力的人,就是被欺壓者。
所以,我們看電影,才會有感慨,才會思考,原來,連無聲的接受,都是一種對自身的暴力。就像片中的女同事,她們明明是受害者,卻不敢挺身而出,在某一方面來說,她們也成了主角的加害者。
要讓別人尊重,要讓生活的環境更公平,往往要花上許多的力氣、要花上許多的時間,而結果,卻不一定能盡如人意,因此,我能明白,中國人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生活哲學。這不是個錯誤的理論。長久以來,我也覺得:與其加重麻煩,不如甘心當個生活的阿甘,啥都不過問,就悶著頭,一路往前跑。也許,傻人傻福,總有海闊天空的一日吧。
但可惜的是,大部分的人都不是阿甘,都看得到事件中不合理,不恰當的一面;但同一時間,大部分的人也都害怕挺身而出所要面對的壓力。
所以,我們都是沈默的一群,而沈默,是保護自己的屏障;或只是催眠自己的屏障?
答案,可能只有身在不同不平事件的人們可以評斷了。
電影拍的不算特別精彩,過於強調男性角色在職場上的欺壓,卻讓影片的說服力降低不少。少了反證的一面,確實可以讓觀眾同情女主角的處境,也加深影片的戲劇性;但過多討伐的聲音,多少阻礙了觀眾思考的辯論空間。尤其主角父親的心境轉折,很可惜沒有善加琢磨,讓這個從原本的以女兒為恥到後來以女兒為榮,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莎莉賽隆因為這部影片再度獲得奧斯卡女主角的提名,她的演出,證明以女魔頭登上奧斯卡影后的她,並非僥倖或取巧,莎莉確實是一位值得期待的好演員。她在法庭上的幾場戲,高挑的眉毛,總讓我想起另外一位優秀的女演員:蜜雪兒菲佛,兩人在氣質上,有那麼些不謀而合。

暴力效應之殺手輓歌!

一開場,兩名通緝犯從旅館離開,因為不肯付錢,因為需要跑路費,他們屠殺了旅館人員,還包括一個小女孩。當其中一名通緝犯槍殺小女孩時,銀幕上槍聲大作,鏡頭迅速切入男主角的女兒從睡床上驚醒的尖叫聲。
父親趕忙跑進小女兒的房間,小女兒哭著說:我做惡夢了。
是的,惡夢,這瞬間的串場連接,巧妙地預示了這家人與通緝犯間的聯繫,也指出他們的惡夢,才正要開始。
小女兒說:我夢到了怪物…
父親:這個世界上沒有怪物…
兒子進門他安慰年紀小的妹妹,他說:你碰到的是影子怪物,這是膽小的怪獸,只要把燈光打開,怪物就會消失不見,會躲到影子裡去。
這段戲乍看沒有特別的意思,可是看完電影後,才發現,父親原來就是影子怪獸,原來,他一直躲在陽光下,把自己的過去隱瞞著。
暴力的目的何在?暴力可以揚善?抑或是彰顯人性心底,危險的一面?
兒子在學校受到同學欺負,兩段類似的場面,第一次,小兒子只是靠言語化解問題,第二次,他用暴力回敬。暴力,是有形的動作,但對於挑釁的同學,語言,也可以是暴力。
在這裡,觀眾得到的是逞罰挑釁同學的快感。但,暴力值得讚揚嗎?暴力原來有等級之分,也有好壞之非?
父親在餐館,為了自保,他槍殺了片頭的兩名通緝犯,成了小鎮的英雄。家人及小鎮鄉民對父親的英勇抱著崇敬的態度。只是,父親這身深藏不露的本領,是他年輕時,在黑道時磨練出來的技巧,那麼,他和那兩位被槍殺的通緝犯又有什麼不同?
改過自新的父親,是否就可以不用面對殺人無數的過往?是否就值得原諒?
當新聞大力讚揚父親為英雄人物時,其實,他們也同時在讚揚一個殺人犯。暴力,果真有等級的差別。
過去,終究找上門來。父親年輕時候惹火的一票黑幫人物,看到新聞,馬上循線到小鎮討債。他們一次又一次的進逼,終於,〝自認為〞改過自新的父親,又大開了殺戒。
再一次,我們看到一個父親為了家人,不惜殺人的舉動,但他同時也是為了自己,為了不想生活被打擾,才挺身對抗,所以,電影並不是探討〝英雄主義〞,它就在對或錯的兩面擺盪。迫使觀眾去思考,怎麼樣的行為,才是正確。
假如我們可以認同主角殺人的動機,那麼,我們是不是能夠認同:
如果陳進興逃過法律的制裁,他跑到小鎮改名換姓,重新生活。那麼,他是不是就免於為犯下的過錯負責?
暴力效應,不是在告訴你暴力的好或不好,而是要觀眾去檢視我們生活中,無所不在的暴力。
語言,可以是暴力。家人的背棄,可以是暴力。兒子的反抗,可以是暴力。小女兒的惡夢,也可以是暴力。暴力,存乎人心,卻用不同形式出現,你要怎麼面對?怎麼把持?
它可能是無可避免,甚至是必然的唯一選擇。
那麼,寬容,會不會是解決暴力問題的救贖?
片頭,丈夫跟太太的對話中,有這麼一段:我還記得第一次看到妳,從妳眼中看到我的樣子,我確信妳是愛我的,而現在,我依然可以在妳眼中看到妳對我的愛。
片尾,就落在太太和丈夫對望的眼神,這麼地曖昧,當銀幕畫面暗下,觀眾席上,爆出:怎麼會這樣?的疑問時,我卻覺得這個結局確實下的很精彩、漂亮。
這個眼神,究竟是寬容?還是譴責?還是妥協?盡在不言中。
導演大衛柯能堡的作品,向來怪誕詭異,不管是裸體午餐、變蠅人、還是超速性追緝…這次的暴力效應,卻意外的貼近觀眾,居然讓我在暴力之外,看到更多的人性和抉擇。
劇中演員都有相當精彩的演出,獲得奧斯卡男配角提名的威廉赫特,演出雖然搶眼,但我不得不提男主角Viggo Mortensen,他在自家門前槍殺追殺的仇家時,眼神從原本溫和的父親,變成面對兒子時,冷酷而令人不寒而慄的殺人狂,演技精彩的令人叫好!

The Oscar goes to….

以下,是整理IMDB網站一篇對奧斯卡最佳影片結果分析的文章。
奧斯卡名單揭曉,最佳影片的結果,帶來極大的意外而非讚賞。奧斯卡的評選員在周日選出衝擊效應為年度最佳影片,而非甚受影評人協會歡迎的斷背山。
New York Times的David M. Halbfinger 和 David Carr說:奧斯卡決定背棄堅定不移的同志愛情故事,轉而肯定情緒複雜地有如萬花筒般的洛杉磯種族對立問題,一部同時顯露出主角們值得同情和令人不快的一面。
Washington Post記者TOm Shales寫道:衝擊效應拿下最佳影片,無疑將引起廣大的爭議 〝衝擊效應的得獎,真的是因為其電影成就?或者只是奧斯卡的藉口,讓他們不用去面對斷背山的成功,甚至肯定該片?〞
Boston Globe影評協會Ty Burr說:這是奧斯卡影史上,最讓人震驚、而且難過的選擇。
他的同事 Wesley Morris寫道:好萊塢想要傳遞的訊息,看來是再明顯不過了。顯然肯定清理櫥櫃的人,遠比肯定住在櫥櫃的人來的容易。(closet是指同志活在櫃子裡,不敢讓祕密曝光的意思)
Los Angeles Time的影評人Kenneth Turan提出強烈的說明,他指責奧斯卡的評選結果:漠視了斷背山在票房上的成功,也忽略該片在觀眾間的高度討論。要去理解奧斯卡的選擇,你不能不明白,斷背山裡的同志愛情,確實讓很多人〝感到不自在…〞。
一如選舉,民調高的候選人,往往在選舉失利後才了解, 在獨立、隱私的投票站裡,人們才敢說出自己的恐懼及對不同種族…無意識的偏見…即使他們往往不肯承認。而今年,斷背山,也註定要面對它的失敗。
Turan做了結論:好萊塢總喜歡拍拍自個的背,稱讚自己過往對世界的貢獻。而星期日的頒獎結果顯示,它們還是認為:肯定過往做的好事,遠比肯定當下的該做的事,要簡單的多了。
非美國本地的影評人也對奧斯卡的決定有著類似的反應。印度網站Rediff.com,Aseem Chhabria寫道:我們永遠都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奧斯卡評選人投票給衝擊效應而非斷背山,但我們可以這樣說〝衝擊效應是一部好且重要的電影,評選該片為最佳影片而非斷背山,顯示評審們保守、和不願引起太大爭議的個性…〞
至於我自己對奧斯卡的結果,嗯,老實說,有點失望,不單是因為李安是台灣人,還有對斷背山的肯定和喜愛。
有個有趣的發現,衝擊效應在IMDB的評價上,拿到8.4分,排名為74名。顯示該片在普羅大眾間,獲得極高的肯定評價。比對之下,斷背山在IMDB只拿到7.9,連影史最佳影片250名都排不上。
可是細看投票結果,我們發現,
衝擊效應總共獲得41550人投票,
滿分10分,獲得16348票,佔投票數的39%
9分,獲得10485,佔去25.2%
8分,7010票,16.9%
7分,3152票,7.6%
6分,1374票,3.3%
5分,760票,1.8%
4分,433票,1.0%
3分,370票,0.9%
2分,284票,0.7%
1分,1364票,3.3%
斷背山,共獲得33818人投票,
滿分10分,獲得18460票,佔投票數的54.6%
9分,獲得4983,佔去14.7%
8分,3329票,9.8%
7分,1840票,5.4%
6分,831票,2.5%
5分,446票,1.3%
4分,298票,0.9%
3分,325票,1.0%
2分,350票,1.0%
1分,2956票,8.7%
從以上結果,可以發現,斷背山獲得超過一半以上的投票人數給予滿分的評價,遠高於衝擊效應的39%,但在1分的評價上,斷背山也是衝擊效應的兩倍高。
衝擊效應在6分以上的投票數,佔了92%強,而斷背山,雖然滿分成績相當高,但在6分以上總和卻只有87分,也就是說,低於及格分數,其百分比也高出衝擊效應至少5個百分點。
這個數字代表了什麼?斷背山在好壞評價之間,一來一往的落差,要比衝擊效應多的多,這也是為什麼奧斯卡最後的評選結果,超過5800位評審選出來的最佳影片,會是衝擊效應而非斷背山!充滿爭議和討論空間的斷背山,如果真的得獎,那麼,好萊塢的傳統價值觀,才會真正的被衝擊吧!
衝擊效應的出線,正是天時、地利、人和的最佳表現。而斷背山,在輿論的高調討論叫好聲中,終於落馬。

影像裡,最美好的時光

最近的文章老繞著年紀、懷舊、老時光打轉,本想該適可而止,但昨天晚上HBO播了部老片〝渾身是勁 Footloose〞,看完後,我的老情懷又給挑了起來!
渾身是勁算是八十年代相當知名的舞蹈電影,那個時期(70年代末到80年代),靠著迪斯可熱潮、靠著MTV的推波助瀾,以及朗朗上口的主題曲,有幾部熱舞電影獲得票房上的成功,其中最紅的影片首推約翰屈服塔的週末夜狂熱(1977年),然後是閃舞(1983),接著是渾身是勁(1984),最後是熱舞十七(1987)。
這些電影都有些共通點,就是年輕的活力。每部影片都藉著年輕主角的身手,表達出自由的快感、狂舞的解放,解放,成了保守的80年代,最反叛的主旨,也得以引起當代年輕人的響應。
我從來沒有看過渾身是勁,對主角凱文貝肯的印象,都建立在他九十年代以後的作品。既然HBO播了這部經典,我自然乖乖地坐下來看個過癮。
沒多久,凱文貝肯出現在小小的螢幕上,哇,了不起,凱文貝肯22年來,容貌居然沒有太大的改變,只能說這個人太會保養了,螢幕上的他,除了皺紋少點,其他都沒有改變呢!
還在驚嘆凱文的好身材和俐落身手的時候,慾望城市的莎拉潔西卡派克也現身了,她演一個小角色,出場不多,但那張完全沒有皺紋的臉,還是讓我驚呼了一下!當年的小女生,大概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全球知名的慾女代言人吧!
不過,最讓我訝異的人物,是影片中飾演脾氣火爆,但個性又單純的可愛的–Chris Penn。
剛看到這個人時,我還沒有太大的想法,只覺得這個年輕人很眼熟,他有一雙憂鬱的眼睛和一股純真的氣息,清瘦的身形,讓我想起了年輕時候的西恩潘Sean Penn,啊,對了,西恩潘!他不就是西恩潘的弟弟嗎?
不曉得有多少人知道Chris Penn?他從來沒有大紅過,對他的印象,大概就是成龍尖峰時刻裡面一個不起眼的混混。
今年1月,無意間在IMDB網站上,讀到Chris的訃文,我才記起這個人。也因為這則訃文,我也才知道他原來是西恩潘的弟弟啊!
同樣是演員,但哥哥不管是成就或是名氣都遠遠超過自己時,那是一個怎麼樣的感覺?更遑論,他以前的嫂子,可是瑪丹娜呢!
Chris過世兩個月後,透過螢幕,我才第一次看到他年輕時的長相,真是太難想像,他怎麼會變得這麼多?從清瘦的男孩到癡肥的中年人,原來,時間壓縮後,我們才能比較出時光的飛逝。再一次,我感受到電影、影像的影響力。
我還記得十幾年前看的一部電影〝郵差〞,講一名義大利鄉下的郵差和大詩人聶魯達的友情,劇中的男主角Massimo Troisi,靠著這部片子紅遍全世界,但是,他卻在電影拍完沒多久,就因為心臟病發而過世。
郵差是1994年的作品,台灣的觀眾要到95年才有機會看到這部影片(郵差獲得奧斯卡五項提名,在聲勢大漲之後,台灣片商才引進影片)。
在觀賞郵差前,我老早透過報紙、雜誌,得知男主角過世的消息。可是,我沒想到,當Massimo Troisi的身影在銀幕上出現時,會帶給我如此大的震撼。
銀幕上的他如此消瘦(據說他是撐著病痛拍完電影),卻還是一臉純真,演活了小鎮裡,沒有受過教育又妄想高攀美麗女主角的郵差先生。
Massimo Troisi拿生命來創作,其力量,相對地驚人。
影片的結局,呼應了現實生活。郵差在一次抗議的行動中過世。而銀幕最後,也很自然地打上:僅以此片紀念Massimo Troisi。
我記得,當我走出戲院,心情很低落,卻不知道是難過於現實生活中,這位優秀演員的過世;還是難過於影片中,他從單純到充滿自我見解,卻枉死在對自由的反抗行動中…
現實與人生的相互交錯的複雜情緒,讓我明白,一部好電影,不僅是藝術,同時也充滿生命力,甚至可以是一個人最美好時光的記錄。
沒看過郵差的人,一定要租來看看,這部影片不只讓人感受了詩的魅力,它還讓你看到,生命原來可以是這樣的美麗。
回到Chris,渾身是勁裡面有一段,他跟著凱文貝肯學跳舞,在農場上,Chris跳著奇怪而且好笑的舞步,臉上的笑容,是真切,也是年輕人才看得到的純潔。我寧願相信,這是他最美好的時光,而我,透過科技,才得以在相隔22年後,親眼目睹一個人,美麗的身影。